文学园地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教育教研 > 文学园地 >

夜读柳永:雨夜的心

作者:汪文涛    发表时间:2019-04-15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次
1

  暮色阴沉,风里含着凉凉的雨意。满地黄叶仓皇地飘转,风吹动我的裙袂,像一只彷徨的蝙蝠。征鸿声已渐远去,杳没在暗云之下。远天空濛,烟水生寒,就如一个身染沉疴的旅人。秋林古道上,匹马迟迟而行,已历历经行千里,一路水郭山村古渡荒城,似一缕断梗飘蓬穿过岁月沧桑。水阔山遥,云路漫漫,不知何处是潇湘?
  人生清欢只一晌。想当初芳年壮岁,从那个烟柳画桥的钱塘登岸,迢迢递递望向帝京,一条路走了二十余年。见过凤阁琼楼露花倒影,历过关河冷落霜风凄紧,醉过红楼金钗的春酒,洒过灞桥柳影的清泪。行歌江湖的长箫骀荡出和煦的春风,轻敲缓拍的檀板催动多少云情雨意。流连山川倾慕繁华是我对天朝风物赤子般的爱啊。温润柔软的心肠经不住熏风暖雨的吹拂,我的盈盈粉泪袅袅舞步都为这如画的江山万古的风情而来。不只有娇媚的歌唱,我也有刚健的渴望,杖节揽辔巡游江山,立下武侯定乾坤的勋业,效作循吏,风行礼乐化育苍生黎民,我的繁弦促管锦书华章中是一片萦绕天下的款款衷肠。可谁知,游宦成羁旅,纵然识得前经旧史,图谋得王霸功业也只是纸上云烟,心头浪涛。君王啊,您的帝都,我的魁甲登高第原只是一场清梦。
  【楚天晚,坠冷枫败叶,疏红零乱。冒征尘、匹马驱驱,愁见水遥山远。追念少年时,正恁凤帏,倚香偎暖。嬉游惯。又岂知、前欢云雨分散。
  此际空劳回首,望帝里、难收泪眼。暮烟衰草,算暗锁、路歧无限。今宵又、依前寄宿,甚处苇村山馆。寒灯畔。夜厌厌、凭何消遣。(《阳台路》)】

2

  夜雨悄悄而至。疏疏落落,淋淋滴滴,及至连绵而下,象纷乱的丝线拥塞暮夜。阴冷寒湿的水气收缩了每一粒浮动的尘土,天地沉暗。阴郁了一个下午的天终于放下身段,匍匐在地,乘着夜幕的掩护,放开情绪一任涕泪泗流。走在雨夜里,触摸它寒凉入骨的肌肤,我知道这是自它深心里泛出的凄凉。就像一个经年行旅的人,盘过多少山巅沟壑,古道荒林,历过寒热,见过离合,摇曳动荡的身心终于禁不住风烟的吹拂,在这个夜晚,这个荒城老店,洒下一场丰盈的泪水。
  孤馆深闭,寒灯独坐,一炷摇红。凭着三杯两盏淡酒,对一纸素笺,无限心思与谁说?那场花雨缤纷的送别已然淡褪,只剩下满怀的狼藉。谁个年少不轻狂,不过是风月场上的几回流连,不过是柳浪闻莺的几番歌吹,竟被硬生生拔去羽翅,跌落在这荒郊寒林。从少年时的昂目缓步到青发垂苍的仰面求怜,四次科举四次遭戕,青春热血被一刀倾放。君王啊,拜服在您的体统之下,我该如何地安放身躯?
  物华苒苒,衣影鬓香,笙箫舞曲,不正是您要的繁华升平吗?我用黄莺的夜声为您歌唱功德,用十里春风为您描画江山,又何以遭您羞辱阉割,像一口唾沫啐在殿前的脚尘里。七尺身躯萎缩成泥,绝世风华香消玉殒,您的高枝如此的脆弱禁不住夜莺的停留?您的江山如此的狭逼容不下春风的拂动?无非是“才子词人,自是白衣卿相”的一时疏狂,“忍把浮名,换了浅斟低唱”的一句浪语,这只是求生蝼蚁的呓语梦话啊。我的泱泱华国,物类缤繁,文章锦绣,风流千姿,仪态万方,才有这生机无息,包罗万象,难不成在您雍雍穆穆、恢弘深邃的外表下,包裹的是一汪僵死虚空的千年腐水?
  【水乡天气,洒蒹葭、露结寒生早。客馆更堪秋杪。空阶下、木叶飘零,飒飒声乾,狂风乱扫。当无绪、人静酒初醒,天外征鸿,知送谁家归信,穿云悲叫。
  蛩响幽窗,鼠窥寒砚,一点银釭闲照。梦枕频惊,愁衾半拥,万里归心悄悄。往事追思多少。赢得空使方寸挠。断不成眠,此夜厌厌,就中难晓。(《倾杯》)】

3

  窗外寒虫稀寥,断续有声,幽夜寒水禁不住它歌唱的冲动。这寒虫!不能唱给白天就唱给夜色,它知道每一盏孤灯之下都会有倾听的人。我,柳三变,就做一个雨夜行吟的歌者吧,不能匍匐于朝堂何妨逍遥于江湖,纵然来路多尘,风烟迷津,我自摇铃鼓歌,浪荡人间。气象万千的山川河岳需要我的轻柔婉丽,风尘碌碌的江湖行客需要我的百媚千娇,喧闹繁华的市井家园需要我的浅斟低唱。把我的名字写在风里,随它浮沉吧。
  山风清凉,送来隐隐铃珂声,竟是我的春娇秋娘摇着环珮踏过红尘紫陌旖旎而来?三千珠履十二金钗熙熙攘攘,摇红舞翠,仿佛赴一场春台盛宴。雨歇风住,天光晴和。一路花雨纷飞,魂幡招摇,娇歌连连,“系我一生心,负你千行泪”,“一场寂寞凭谁诉,算前言,总轻负”,“空余恨,望仙乡,一晌消凝,泪沾襟袖”,“相思不得长相聚,好天良夜,无端惹起,千愁万绪”,“算何止,倾国倾城,暂回眸,万人断肠”。芳心深意染醉了枝头春光。我端坐云头,看着她们红唇清歌,妆泪盈盈,温热的河流自胸腔里奔涌而下。这是我用生命导演的一场盛大的歌舞,是一朵开在黄尘清水间永不凋谢的花,它妩媚了清明时节的天空,唤醒了无数生灵的歌唱。
  一阵急促的羯鼓惊醒了我的梦,就像一阵隐隐的雷声滚过。我真的希望来一场夏季的雷声,长长地拉过天空,突然在头顶炸响。天空豁开一道闪亮的口子,就像胸膛迸裂,滂沱大雨呼啸奔涌,扯天垂地,不顾一切地锤砸下来,洗出一个清爽明净的晨光。
  【伫倚危楼风细细。望极春愁,黯黯生天际。草色烟光残照里。无言谁会凭阑意。
  拟把疏狂图一醉。对酒当歌,强乐还无味。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。(《蝶恋花》)】
皖公网安备 34088102000273号     |     皖ICP备17008546号

Copyright © 2007-2019   安徽省桐城中学   版权所有   All Rights Reserved.

电话:0556-6121503   地址:安徽省桐城市公园路10号

技术支持:华旗网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