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园地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教育教研 > 文学园地 >

春天,我们去看海子

作者:胡双全    发表时间:2007-06-30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次

安徽桐城中学 胡双全

  1989年3月26日下午。

  山海关至龙家营的一段慢行铁轨旁,一个穿着干净的年轻小伙子在那里上下徘徊,逗留了好长时间。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这个年轻人从墙壁上撕下一块纸片,用铅笔使劲地写下了:“我是中国政法大学哲学教研室教师,我叫查海生,我的死与任何人无关。”

  年轻人把随身携带的四本书——《圣经》、梭罗的《瓦尔登湖》、海涯达尔的《孤筏重洋》和《康拉得小说选》摆到一边。

  他慢慢把身子躺在铁轨上,腰部紧挨着轨道。一列货车呼啸而来,这个年轻人完成了生与死的精彩一幕,完成了诗歌生命的绝响和超越。

  这个年轻人便是诗人海子。

  这一天是他的祭日,也是他的生日。

  这一年,他25岁。

  15年后的3月,一个“春暖花开”的时节,我们没有去“面朝大海”,却选择去一个普通的乡村走访。那是一个还不太富裕的乡村,但因为那里出了一个诗人——一个神话般的诗人,所以每年的3月,总有无数热爱诗歌的年轻人去那里踏访,去那里探寻,去那里寻找灵感。3月26日下午两点,为表达我们对海子的怀念之情,并对海子生平和成长有更多的了解,我们如约来到海子家中,对他的父母进行采访。

  当我们的车停放在路边时,年逾70的两位老人从门里迎了出来。同学们向他们献了鲜花,然后在海子父母的介绍下参观了海子的遗物:两个大书架。里面装满了海子生前读过的各种各样的书。其中,我们发现,诗集和哲学类书比较多。海子的母亲告诉我们,海子生前最爱读书,参加工作后,每月的收入除维持基本生活和补贴家用外,剩余的大都买了书。

  这是一个仍较贫寒的家庭。1989年,海子死后,他的两个正在读中学的弟弟同时辍学。现在,海子父母靠他们的另外两个儿子生活,诗人西川(海子生前好友)也常接济他们一些,并将他整理出版的《海子诗集》的稿酬分文不少地寄给他们。

  在采访过程中,我们看到海子在1989年春节为孝敬父母而买的一台14吋黑白电视机。那是当年海子花500元钱和他的母亲从十多里外的高河镇抬回来的。春节期间,海子每天晚上都要陪母亲看电视,并给她讲解电视里的内容。如今,物是人非,年逾七旬的父母虽已迁居新屋,可他们仍将这台老掉牙的电视机带在自己身边,摆在自己床前,每日与他们相伴。因为它是这个家庭中最珍贵的财产,也是海子留给父母的最好的纪念!

  海子的母亲很健谈,读过小学,能写漂亮的毛笔字。她告诉我们,海子从小就酷爱读书,上小学前,母亲教他一些儿歌,他一学就会,而且念过不忘。上小学不久,就能将一本厚厚的《毛主席语录》背下来。稍大一点,海子就在村里村外到处借书看,有时为了能借到一本好书,他宁愿给人家打工。借来的书,大都在夜间借着煤油灯的光亮看,因为白天他要上学,他要劳动。

  1979年9月,聪明勤奋的海子以当年安庆地区高考文科总分第一的优异成绩,被北京大学法律系录取。那一年,他15岁。这件事,在乡里传为美谈,引起轰动。淳朴的乡民都把查海生(海子原名)当作榜样教育自己的子女。

  1983年,大学毕业后的海子任教于中国政法大学哲学系。之后,他一边教书,一边写作,创作了大量诗歌,被今人誉为当代“诗歌皇帝”。

  一位才华横溢的大学教师,一位受人爱戴的诗歌王子,为什么这样早就选择离去,为什么要选择这么一种方式离去呢?对此,人们有过各种各样的揣测。海子的母亲告诉我们:海子在北京昌平时,认识了一个女孩儿。她与海子相处得非常好。后来,她去了西藏,跟她在西藏工作的父亲谈起她与海子的婚事。那位身居高位的父亲对女儿说,除非他(海子)也来西藏工作,否则坚决不行。为了爱情,这一年暑假,海子只身去了西藏,回来后,跟自己的父母谈起要去西藏工作的想法。母亲尚未表态,裁缝出身的父亲便把海子骂了一顿。海子非常沮丧。

  第二年,他又去了西藏,试图说服女友回京,结果二人不欢而散。这一次,他从西藏背回两块喇嘛石。

  现在,那两块他从拉萨背回来的喇嘛石就嵌在海子墓碑的旁边,伴着长眠的海子,伴着海子的诗魂,守望着生他养他的故土。“你从远方来,我到远方去/遥远的路程经过这里/天空一无所有/为何给我安慰 ”(海子《黑夜的献诗》)。

  ……

  海子走了!

   在“春暖花

9 7 3 1 2 4 8 :
皖公网安备 34088102000273号     |     皖ICP备17008546号

Copyright © 2007-2019   安徽省桐城中学   版权所有   All Rights Reserved.

电话:0556-6121503   地址:安徽省桐城市公园路10号

技术支持:华旗网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