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园地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教育教研 > 文学园地 >

淡抹的青春

作者:    发表时间:2010-09-26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次

高二(5)班  时  禾

    这个季节,总是有着浅浅的明媚与淡淡的忧伤,我只是一个倔强的孩子,站在时光的洪流前却总是向后张望。
——题记
1
    谁可以相信我以前是如此喜欢白色,喜欢那干净到什么都没有的颜色。我想我是一个简单的人,所以喜欢上这样一个可以一目了然的颜色。于是我简单地着一身素白,面对别人或嘲讽或淡淡的眼光,骑着单车在落满樱花的路上度过我的十六岁。时光在我的车轮下支离破碎,我只是一个任性的孩子,不去在乎别人的想法。
2
    我真的讨厌笑,那么、那么的讨厌。萧萧曾经告诉我:“快乐就是把自己的悲伤掩藏起来,然后对着别人笑。”可笑的是,我却是每天笑得最多的人。面对那些我所熟悉的人,我只剩下微笑。我害怕遇见熟人,见了面我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。于是只好戴上那张令我厌恶不已的面具。
    我在害怕什么,我只是怕被人遗忘而已。于是苟且着自己换上笑脸,在那样一个唯唯诺诺的年纪。在别人看来我很快乐,或许也确实是这样,但为什么在独自一人仰望天空时心中会莫名地痛呢?
3
    我一直在想小柯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的孩子,在我烦闷时可以听我诉说,在我高兴时可以陪我一起躺在草地上看夕阳,在我心情不好时可以被我拉着狂奔。可是这样单纯的孩子为何要让他如此早的接触社会呢?从他的来信中我可以看见字里行间的沧桑。我知道他已不是当年那个快乐不愁的孩子,或许我也已不是那个一身素白骑着单车的少年。透过我薄凉的青春,我隐隐可以透望苍老。但我却闭上眼不愿张望,我知道那不是我想要的。
4
    这个季节是远离雨水的,有的只是泪水。当看到萧萧抱着双膝在我面前哭得淋漓尽致,并问我“时禾,原来人活着是为了见证离别”时,我不知道当时是噙着一种怎样的心情问她“可不可以不忧伤”的。有人说,当一个人作出这种姿势是因为极度缺乏安全感,但我始终没有伸出手,我知道那个人不是我。
5
    独自一个人躺在草地上,伸出手遮挡夕阳那刺目的光芒。从指缝间漏出时,我可以看到时光在流动。身旁已没有了小柯,萧萧那些善良的孩子,说实话那一秒我想流泪,却想起叶芝说:“这个世上眼泪太多,你不会懂的。”
    拍拍身上泥土站起来,我无意中看到远方一个女孩正拿着画板写生。由于距离太远我看不清她的面貌,只是偏执地认为她很美,那样专注地描绘着自己的青春。
    转身,我却莫名其妙地笑了,然后决然地离去,留下一地破碎的阳光,拼凑起来便是我的一抹青春。
    我默念着圣经中的一句话,耶稣对尼哥第母说:“你需要重生。”
皖公网安备 34088102000273号     |     皖ICP备17008546号

Copyright © 2007-2019   安徽省桐城中学   版权所有   All Rights Reserved.

电话:0556-6121503   地址:安徽省桐城市公园路10号

技术支持:华旗网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