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园地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教育教研 > 文学园地 >

山的那一边

作者:方尤启    发表时间:2007-03-27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次
山的那一边
姓名:方尤启  性别:女
指导老师:陈玉莲
 
 
    一只野鸟“ 啾”地穿过芦苇梢。苇梢点了点头,雪白的苇毛摆了几摆。
    秋天的芦苇河十分寂静,除了水流声,空旷的平原便只有几声归巢的鸟鸣。
    仔子正坐在河旁,他看着远处渐渐落下太阳发愣。轻轻的芦花随着悠悠的晚风,无声地飘进河水里,又随着河水哗啦啦地飘走了。
    夕阳的余辉把空旷的平原映得暗红,河水中高耸的芦苇也变得金黄。
    几团芦苇花飘过他的眼前,他不禁感到有点冷,便紧了紧身上的背心,两手抱住胳膊。老黄牛也在他身边卧了下来,悠闲地嚼着草。
    仔子觉得无聊,便捡了一棵小石子,抛进水中。
    石子落进水中,没有激起任何涟漪。
    他正要抛第二颗时,却看见一只水鸟从芦苇丛中窜出来,带着一串水花,飞向了那夕阳。“扑—通—“紧接着又飞出了一只。
    仔子犹豫了一下,他看了看那两只鸟,便停下了。过了一会,他叹了一口气,吹开挡在眼前的头发,抽出了别在腰上的笛子。
    ……
    一切又归于平静了,晚风带着悲伤的曲调,飘向了遥远遥远的地方……
    “仔子哥,仔子哥——”突然,一道清脆的童音飘进了正在沉醉的仔子耳中。仔子停了下来,扭头看了看身后。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正向他跑来,两个羊角辫子在晚风中荡来荡去。
    “小芦苇,你怎么来了?”
    “听你吹笛子呗,你吹笛子真好听。”小芦苇气喘吁吁地跑过来,躺到老黄牛的背上。
    “这么晚了你还来这里,你娘会骂你的。”仔子笑着说。
    “没事啦,我娘知道。”小芦苇又坐在仔子身旁,双手托着腮帮子。“哥哥,你在看什么呀?”
    “夕阳!”仔子轻轻地说着,眼睛仍然看着西边,他的双眉紧锁着。
    西边的天空,飘出朵朵红霞,格外绚丽。
    “呀—鱼!你看那条鱼!你快救救它吧,仔子哥——”小芦苇站起来,急着拍手跺脚,指着河里的一条鱼大声喊着。
    仔子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激动,“它不是好好的吗?为什么要救它?”
    “会淹死的呀!你看,水这么深,一定会把它淹死的。”芦苇又坐下来,睁大眼睛看着。
    ……
    “这些鱼儿是该救救了!”仔子自言自语地说着。
    “为什么呢?它们不是挺好嘛。”
    “小芦苇,你说这水能喝吗?”
    “呀——,才不能喝呢。我妈妈说 喝了生水会拉肚子的,我妈还说过这水很脏。”
    “是呀,以前这水可是能喝的哟,可现在水变脏了,鱼儿呀,喝了就会拉肚子!”
    “可水是怎么变的呢?”
    仔子无语,他扭头看了看远,“小芦苇,你知道那边是什么吗?”
    “大山呗!”芦苇鼓着腮帮子说,
    “是啊。水从大山那边流过来就是这个样子了。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呢?”仔子轻声而无奈地对芦苇说。
    “大山那边是什么呀?”小芦苇问。
    “有电!知道电吗?”仔子答道。
    “电?就是打雷那个电吗?”
    “是,……也不全是。那边有电,很亮的。”
    ……
    “哥,你去过大山那边吗?你怎么知道那么多呀?”
    “听人家讲的呗!”
    “你想去吗?”
    “不想!”
    “为什么呢?”
    “那边不是很脏吗?”
    “对,还是咱们这好。哥,你吹笛子给我听吧!我娘都说你吹笛子好听!”
    ……
    笛声忧郁、低沉而伤感,随风飘入空中,慢慢地……飘向远方……
皖公网安备 34088102000273号     |     皖ICP备17008546号

Copyright © 2007-2019   安徽省桐城中学   版权所有   All Rights Reserved.

电话:0556-6121503   地址:安徽省桐城市公园路10号

技术支持:华旗网络